自己夫人终于是暂时离开了他赶紧是吩咐士卒快

分享到:
 而探马退下去后,孟获是非常烦躁。而这个时候,祝融夫人则进了大帐。
 
    孟获一看,是自己夫人,他这脸色才算是好了不少。你看他敢和任何人摆脸色,却唯独不敢对祝融夫人如此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夫人来了啊?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点头,“到底是谁又惹大王如此了?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是苦笑了一声,“还能是谁,除了马超凉州军,还会有别人吗?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点了点头,她当然是早就知道,不过却是故意问的。
 
    而这个时候她却是问道:“不知大王因何事如此啊?莫非是战事不成?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夫人这么问他,他就说出来自己的顾虑了,结果祝融夫人一笑,孟获疑惑问道:“夫人为何发笑?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则说道:“大王,还不如听了我的话,早日回兵南蛮,不比在禺同山这儿要强多了?”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一听,心说自己这夫人啊,果然还是没有忘了要让自己回去。
 
    可之前不是都说好了吗,什么时候人马都没了再说,可如今自己不还是有三万多的人马吗,未尝就胜不了马超!
 
    虽说孟获这个时候对自己南蛮军,确实是没有什么信心,但是要让他就这么回南蛮,他肯定是不会甘心的。而且这次来的目的,根本就没达到啊。虽说自己也是收了曹操他们不少东西,可那些却不是自己最想要的啊。
 
    所以这个时候孟获说道:“夫人忘了之前的话了吗?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一笑,“大王都没忘,我怎么能忘?只要大王记得,那么一切都好说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敢情是在这儿等着我啊,我是没忘,那意思到时候,没兵了,我就必须要回去了,可是我这出兵的目的,却还是没有到达啊
 
   
 
    看着孟获不多说了,祝融夫人还是一笑,“大王如果这个时候回去,我会很高兴的!”
 
    孟获心说,夫人啊,你倒是高兴了,可我就要哭了。这不单单是面子的问题,还关乎着我们蛮族的大计啊。我要不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,我这个蛮王是当得不够格啊!
 
    汉人不是有句话吗,叫做“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”,我如今是在其位,所以自然就是要做到自己能做到的。要不这个蛮王当不当有什么的,难道就为了这么一个虚名,我就非要当不可?
 
    孟获自己的打算,他也没和祝融夫人说过,所以她也不知道孟获的想法。只当是为了面子,确实,孟获是离不开这个面子的问题,但却也并不是说什么都非得是面子第一位的。至少他确确实实是想了,要让蛮族过上好日了,不过说真的,确实是很难,很难,非常难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看着孟获没有什么表情,祝融夫人只能是失望了,她知道,孟获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回去。别说他这个时候还有三万多的人马,就算他就剩下一个人了,他都不一定能回去呢。
 
    他也算是了解孟获不少,所以就没再多说,反正到时候他要是不回去,看自己要如何。不要认为自己不逼你,你就可以是为所欲为,这个绝对不会是这样儿的。
 
 
第一六六章 南蛮王遣人搬兵
 
    孟获微微叹了口气,他觉得自己这个时候,要是再和自己夫人说更多关于退不退兵,回不回南蛮的事儿,他觉得都没有意义。》
 
    所以这时候他问了句别的,“夫人,咱们与其在这个问题上纠结,倒还不如你帮为夫想想办法,如今到底如何才能胜了那马超,可好?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一听,都到了如今这个时候了,自己这大王还是没有忘了要胜马超。
 
    当然,他也不知道孟获心中更具体的想法,不知道孟获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这样儿的。
 
    如果仅仅是为了自己面子,孟获何至与此?反正肯定不用像现在这样儿就是了。
 
    而此时她则是摇了摇头,“大王,你也看到了,就算是我亲自出马,第一次能伤了那崔安,可之后,其人有了防备,我却是没有办法了,根本就不是那人的对手!”
 
    孟获是不住点头,可不是这样儿吗,自己还不清楚这个?确实如此,可这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这个时候孟获突然是想到了,“夫人,你弟弟带来还在南蛮,不知道他能不能?”
 
    一听孟获说起自己弟弟来,祝融夫人是眼眉倒竖,喝道:“孟获,你少打我弟弟的主意!无论如何,我都不会让我弟弟来趟这浑水的!”
 
    孟获听自己夫人一喊,他立马就没电了。他现在才想起来。自己是怕自己这夫人啊,实在是怕得不行。如今自己夫人没有和自己怎么发脾气,已经就算是不错了。自己还要求什么啊,不想活了?
 
    要说孟获还确实是想起来找人帮忙,请援军了,而第一个想到的,就是自己的妻弟,也就是祝融夫人的弟弟,带来洞主。要说带来和孟获关系非常好。并且因为有他姐姐的关系,所以两人都没说的。
 
    本来之前带来也准备跟着孟获来的,不过因为他怕自己姐姐骂他。所以就没敢来。
 
   
 
    毕竟带来心里清楚,没有自己姐姐的命令,自己就敢带兵跟着自己这姐夫走了,那么等自己姐姐回来。还不把自己的皮给扒了。所以他是真害怕自己这个姐姐。所以就没敢和孟获去。
 
    结果也证明了,他没来就对了,要不真是,不一定要败成什么奶奶样儿呢。而祝融还真是不知道这事儿,反正她知道,一定不能让自己弟弟来趟浑水,要不真是,害了他。也是害了自己这夫君。
 
    所以这边儿她刚和孟获说完,就已经是准备好了。开始动手写信,然后写完后,交给了专人,送去南蛮,交给带来。祝融夫人知道,只要自己弟弟看了自己的亲笔书信,就明白自己的意思,不敢再动了。
 
    而孟获一看,心说完了,这个带来这小子是没办法给整过来了,毕竟自己这个姐夫,可是不如他姐姐好使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看着差人送走自己亲笔信的祝融,孟获对她是满脸堆笑,“夫人,不至于这样儿吧。为夫也没说,就一定要让他来啊?”
 
    此时他心说,这最后的路都给你给堵死了,你这就这么不想让我胜了马超不成?
 
    但是这话,他半个字都不敢说,只能是面带微笑,肯祝融夫人怎么说。
 
    祝融夫人一笑,“大王,我这可是为了你好。这如今马超凉州军势大,你要是把所有的东西都给败了进去,你说如何对所有人交待?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是忙说道:“夫人,怎么是如此想法呢?我孟获就算是失败,也不会是败得很惨吧,你为何就不信为夫?”
 
    “非是我不相信你,还是你确实是太让我失望了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自己夫人这话,他就泄了气了,心说也不至于这么打击我吧。
 
   
 
    祝融夫人看孟获没话说了,她也算是知道了,自己这大王啊,总算是承认了一点儿。
 
    要不就之前那样儿,那个状态,你说他不如马超,南蛮军不如马超凉州军,你看他怎么去反驳你。可是如今呢,在这已经败了这么多次的前提下,他就算是想反驳,但是也没有多少勇气啊。
 
    两人这个时候都没有话说了,最后祝融夫人是不想多看孟获一眼,所以就出了大帐离开了。
 
    至于说孟获,他看见自己夫人终于是暂时离开了,他赶紧是吩咐士卒,“快,去把孟优找来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不一会儿,孟优就过来了,他一见自己兄长,“兄长,你这是为了战事发愁?”
 
    孟获点头,说道;“谁说不是,刚才还想让你嫂子帮忙,可结果……”
觉得。还真是,并不是没有道理啊。
 
    所以他带着一丝侥幸心理问道:“孟优你是不是有什么好主意?”
 
    孟优一听,摇了摇头:“没有!”
 
    孟获闻言骂道:“滚!”
 
    孟优吓得是站起来了。忙说道:“别,别啊!我说兄长啊,我还没说完好不好,你听我说完,再说其他的,行不行,着什么急吗?”
 
    孟获听了孟优的话后。他这才是点了点头,“有屁就放!”
 
   
 
    孟优是一脸谄媚地笑着,“是。是,我这就放!”
 
    “还不快点儿!”
 
    “是!兄长啊,这如今马超凉州军都已经是追上来了,你难道就没有打算吗?”
 
    “你想说什么?”
 
    “小弟就是想说。对于如今凉州军的动作。咱们可不能当看不到啊!本来之前,咱们就已经败了,让士卒士气大跌。如今凉州军又来,如果对他们视而不见的话,还是对我军不利的!”
 
    “那么你想说什么?”
 
    “小弟以为,还是和他们拼死一战,才是上策!”
v

欢迎转载北京赛车公式规律-北京赛车冠军公式规律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北京赛车公式规律-北京赛车冠军公式规律 » 自己夫人终于是暂时离开了他赶紧是吩咐士卒快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