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不是因为孟获看到几人本着他去了而他身为蛮

分享到:
  而从如今的情况来看。还别说,好像真是,就这么回事儿。
 
    所以马超是让众人抓紧进攻,全力进攻。一定要把孟获再一次赶出禺同山地界。看看这次他大败了之后。还要怎么办。
 
    在马超看来,别看是祝融夫人来了,可祝融夫人来,依旧是没有用,你孟获该失败,不还是失败吗。
 
    而孟获是加入了战斗,在指挥着己方南蛮军士卒,与凉州军展开了生死搏杀。而祝融夫人呢。她也没有闲着,也是去做大事儿去了——
 
    孟获先出了大帐。然后祝融夫人是随后也出来了,可是当她看到董荼那那一洞的人马叛变的时候,jiushi“气不打一处来”,这确确实实是让他太气愤了。所以他直接就上了马,提着丈八长标,就去了董荼那大帐。
 
    她也知道,孟获zhègè时候顾及不过来zhègè叛徒,那么就让自己去吧。所以她带着一队人马,便杀奔董荼那大营。
 
    而敢拦着她的,基本都被她给解决了。而且士卒也真是,挺害怕祝融夫人的,所以有些人一看是她,就马上撒丫子开溜了。
 
    就几十个呼吸间,她便已经来到了董荼那的营帐前,直接提着丈八长标就近了大帐,有人拦着她,却是已经被她给杀了——
 
    董荼那一听帐外士卒啊了一声,他心里是咯噔了一下,心说难道是孟获来了?要真是如此的话,自己可就要完了。
 
    这时候他才想起来,自己这是在玩命啊,自己还不能动地方,所以孟获要是来,自己不就等着死吗。
 
    本来之前他也不是没想,孟获不来找自己,然后他被人生擒,或者被马超打退,自己也就安全了,可如今来看,明显不是这样儿啊。
 
    结果就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,祝融夫人已经进了大帐了,董荼那拿着手中弯刀,一看是祝融夫人,他立马就堆了。他心里可比谁都清楚,既然自己命不好,碰到了这位,那就什么都别说了,自己了断吧。
 
    果然,就听此时祝融夫人喝道:“董荼那,是你自己了断,还是我给你解决!”——
 
    董荼那点点头,“不劳夫人动手了!”
 
    说着,直接就用弯刀抹了脖子了,他不是不怕死,但是在这种情况下,与其让人折磨致死,还不如自己来个tongkuài呢,至少是减轻了不少痛苦不是。
 
    之后对董荼那的尸体,祝融夫人是再也没去看,直接就出了大帐,然后就带着己方的人马去找凉州军了。
 
    至于说用董荼那的尸体或者首级去震慑他们洞的人,zhègè祝融夫人也知道,基本没有什么大用。因为人都死了,还能震慑他们什么。如今能让他们不乱,就只能是打败打退马超,然后再杀了那些作乱的人,就这样儿才行。所以个洞主的尸体、首级什么的,真是不定用。
 
    别说是洞主的尸体、首级了,jiushi蛮王的,基本也没用。所以zhègè时候,祝融夫人是马上便带着己方的人马加入到了战斗——
 
    孟达看到祝融夫人。他是赶紧躲得更远了,如今他还心有余悸呢。连崔安都受伤了,自己上去。不是找死吗,所以肯定是躲得越远越好。
 
    而等崔安看到了祝融夫人后,他是双眼放光,心说俺可是找你好久了,如今终于是又让俺遇到了吧,俺要报仇!
 
    想到这儿,他是大喝一声:“呔!你家崔爷爷。前来战你,报仇来了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一听,一看是崔安。她心里是咯噔了一下,心说,自己可不是对手啊。
 
    赶紧是甩出去了三柄飞刀,然后拨转马头就跑。没bànfǎ不跑。如今实力不如人家。你不跑的话,那就只能是被人所擒了。
 
    崔安一看,喝道:“来得好!”
 
    不过他心说,你这小玩意,算个什么?俺能吃一次亏,就绝对不会吃第二次亏了——
 
    而且因为他们距离也不是那么近,所以三柄祝融飞刀,是一下就让崔安用描金戟给荡开了。
 
    崔安在马上是hāhā大笑。“你们蛮族的小东西,还不配让大爷看重!”
 
    崔安心说。俺要是再被这东西给伤了,那可真是,比上次还得丢人。人家说犯一次错误没事儿,但是犯两次、三次……
 
    那可就说不过去了,自己也是,犯过一次,那就算是行了,可不会是再大意轻敌了。
 
    不过他虽说是在马上大笑,但是崔安却也绝对没有放松对祝融夫人的追击。所以依旧是对其紧追不舍,看样儿好像是不生擒了其人,他是誓不罢休啊。
 
    其实还真是这么回事儿,对于崔安来说,自己几十年经验,居然是被一柄小飞刀给伤了,这确实是让自己感到非常丢人。那么既然这样儿,自己必须得找回场子来才行,要不脸往哪儿放啊,让人xiàohuà——
 
    这崔安大脑虽说是不太好使,可却也知道去维护自己的面子,zhègè他倒是也都明白。
 
    少了崔安这么一个杀神,可以说让南蛮军士卒能少伤亡一点儿了,不过同样儿,他去追祝融夫人,也可以说祝融夫人是被他给追得不能去战斗了,所以他们也算是互相牵制住了吧。
 
    但是显然,这都不是两人想要的。崔安想要的,jiushi抓住zhègè叫什么夫人的女将,而祝融夫人呢,她说想的,jiushi怎么摆脱崔安,怎么让他别再追自己。不过她也没有什么好bànfǎ,只能是这么样儿逃跑了。
 
    毕竟自己本事不如人家,而这战马也不必人家快,所以只能是这样儿,就这么,一个往前跑,一个在后追,要不还能如何?
 
    祝融夫人觉得自己也算是挺倒霉了,这刚到战场上来,就碰到了zhègè杀神,要是自己没有在这儿的话,那自己没准一直都不会碰到他呢。不过哪有那么些如果啊,只能说如今没有如果了,已经是事实了都——
 
    孟获那边儿也不是很好,因为他距离雷铜、吴氏叔侄、庞柔、王伉他们几人不远,虽说雷铜、庞柔已经和孟优正在交战,但是吴氏叔侄还有王伉显然是已经奔着他过来了。
 
    孟获还没有自大地认为,自己武艺能抵挡住这么些个凉州军的将领。所以赶紧是让自己的护卫上前挡住他们。
 
    不过他心说,怎么今夜自己刚出来,就碰到这些个凉州军将领,莫非真是天意如此,要亡我孟获南蛮军不成?
 
    异族人一样儿是更相信zhègè,甚至比汉人还要信,所以他们要认为是天意如此,可能就不会有更多信心了。
 
    不过孟获是赶紧摇了摇自己的头,把自己的想法给甩出去。心说自己怎么能这么想,这么一想,对自己没有好处——
 
    他此时则是大喊道:“我南蛮军的勇士们,今夜凉州军来袭,用你们的勇气和实力,来杀死这些入侵者,给我杀啊!”
 
    孟获认为,必须要把众人的积极性给带动起来,然后这样儿应该是能比之前好多了。
 
    确实,孟获的想法不错,而事实也正是如此,他所喊的,确实是没有白费,但是即便如此,却也依旧是回天无力,该失败却还是要失败的。也jiushi说,今日的夜袭,依旧是马超凉州军胜,而他们南蛮军,只能是wunài后退了。
 
    马超看着南蛮军士卒,“困兽犹斗!”
 
    然后手中的雪饮刀一挥,“全军冲锋,给我杀,最后的shèngli是属于我们的!”
 
    “听主公的,杀啊!”
 
    “杀南蛮狗,冲啊!”
 
    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
 
 
第一六三章 里应外合凉州胜
 
    孟获这时候再一看,心说晚了,这不就是大势已去了吗,无奈传令道:“全军,撤退!”
 
    没办法,不撤退不了跑得快点儿,连并且都不要了,直接是撒丫子开溜。
 
    马超见到如此状况,他是想笑,却是笑不出来。这就是乱世啊,太平盛世不代表就没有战事,可却绝对不会像这样儿,战事常常有,天下是半点儿都不太平。
 
    为什么说“乱世人不如太平犬”,真就不是没有道理的,真是如此啊――
 
    雷铜他们几人一看,是对视了一眼,心说你孟获跑得倒快。
 
    确实,他们这刚是要上前去战孟获,结果他就直接喊上撤退了。几人就认为,是不是因为孟获看到几人本着他去了。而他身为蛮王,却是不能这么直接就退,所以就喊了全军撤退。
 
    他们一想,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啊,所以……
 
    “兵败如山倒”,本来南蛮军士卒已经是败了,然后孟获再让他们撤退。所以战场上的南蛮军士卒,确实是再也没有什么战心了,直接就开溜。
 
    而马超喝道:“全军追击!”
 
    这个时候不怕他们死战。在马超认为,这是己方占据优势的时候。正是“痛打落水狗”的大好时机。如果说怕他们死战就不追击的话,那么就要失去这大好的时机啊。所以他是毫不犹豫地,就让凉州军士卒是全力追击了――
 
    一听自己主公让全力追击,凉州军士卒都是兴奋不行,以前的胜利,自己主公都没让己方追击,倒是没想到,今夜自己主公却是改变了想法。让众人去追穷寇了。
 
    马超突然是想起了太祖的两句诗“宜将剩勇追穷寇,不可沽名学霸王”啊,当然那个时候和自己如今还不太一样儿。毕竟楚汉相争,项羽把刘邦最后都给逼到汉中去了,他认为刘邦就算是翻不起什么太大风浪来了。可惜啊,最后结果却不是他想得那么简单。
 
    项羽有多少次能给刘邦铲除,可惜最后却还是没有把握机会,反而倒是刘邦人家知道把握机会,最后项羽只能是饮恨在垓下。
 
    马超倒是不想把孟获铲除,但是今夜却一定是要追击的。结果凉州军是追出了南蛮军五里。最后马超这才让他们回来。而这追击一次,可真是让孟获南蛮军损失不少。虽说南蛮军有些士卒也是玩了命了,但是在凉州军的追杀下。他们却是没有占到什么便宜――
 
    最后马超吩咐传令官,“传我军令,留下一部分人打扫战场,其他人,随我回营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传令官下去传令,“主公有令……”
 
    马超带着众人是回了大营,至于说战场上,不用留下谁,有士卒在也足够了。

欢迎转载北京赛车公式规律-北京赛车冠军公式规律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北京赛车公式规律-北京赛车冠军公式规律 » 是不是因为孟获看到几人本着他去了而他身为蛮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