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天没来到了晚上董荼那都已经是不抱着什么大

分享到:
 不够所以自然是憧憬下一此大战――
 
    孟获所派的使者回来后,一禀报情况,孟获笑了,“好,好,好,下去领赏吧!”
 
    “是!谢大王,谢大王!”
 
    孟获摆了摆手,让其退下了。而此时他则心说,看你马超中计不中计?你三日后要是来了,那么必然jiushi中计了,到时候一定把你凉州军给打残!如果你不来,那么算你走运,没中计,我就当是白做这些事儿了。
 
    他的想法jiushi这么简单,以为马超来,那jiushi中计,同样,他要是不来,那当然jiushi没有中计。可孟获就没好好想想,万一这不止是被人识破,而且还让人给将计就计了呢,这要怎么办。
 
    不过显然,孟获根本就想不到zhègè,他更是不知道,董荼那要叛变去反他。要不他知道的话,估计早就一刀给其结果了――
 
    至于董荼那那边儿,士卒也一样儿是huiqu禀报了,不过却被其给臭骂了一顿,“你说连马超都没回话,你就回来了?你是干什么吃的!啊?”
 
    士卒是一句话都不敢去反驳,只能是说道:“洞,洞主,小的看,看那马超,好像是,是同意的。”
 
    董荼那骂道:“你认为有个屁用,他娘的,滚!”
 
    “是!小的就滚,就滚!”
 
    士卒离开后,董荼那趴在榻上,也顾不得自己身体上的伤痛,是依旧在想着马超的态度。马超没有明确说来还是不来,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。他实在是想不出来,最后只能心中说着,他娘的,不想了,反正到时候来了,我就当内应,不来就拉到!
 
    别说,他这么一想,一下就豁然开朗,心说,可不是吗,就这样儿,那就没错了啊!――
 
    结果当天晚上,马超凉州军便兵进十里,依旧是距离孟获的南蛮军近了。
 
    孟获一听探马所报,他心说好,如此不正是说明了其人要来了吗。hāhā,自己就等着你马超带兵前来了。
 
    至于说zhègè时候,他可是不敢轻举妄动。你以为能趁着人家立足未稳就去进攻人家,那纯熟xiàohuà。至少孟获对zhègè,他还是了解的,不能去,去了就要完。别的不说,就说马超在大汉是转战南北,二十载。可以说其人也没吃过这亏。
 
    不过孟获虽说是有如此想法,但是到了他自己这儿,他认为自己的苦肉计。八成是没有问题了,骗过了马超,就等着他带兵来呢。这不吗,人家已经再次进兵了。可不jiushi要到时候来进攻自己的。只是可惜啊。你马超来,那jiushi注定要不好――
 
    南蛮军大营中,同样儿兴奋的,还有董荼那。
 
    他是不比孟获少兴奋多少,心说,好,马超你既然兵进十里,那么这不就正说明了。你到时候要带兵来吗。好,只要你来。我便与你里应外合,到时候也许还能生擒了孟获也不一定。
 
    董荼那是做着美梦,想着能生擒孟获,好报了自己的仇。不过这事儿真就那么容易吗,谁知道了。
 
    到了约定的日子,结果孟获失望了,这他娘的马超也没带着凉州军进攻啊,难道说白日不来,要等到晚上才行?对,真这样儿的话,自己还得等啊,不过他是早已都安排好了,就等着马超杀过来了。
 
    结果到了晚上,深夜,孟获是彻底失望了,因为凉州军大营,人家连点儿动静都没有。
 
    这说明了什么,说明人家马超是根本就没有中计,识破了自己的计啊!――
 
    祝融夫人一看自己大王这样儿,她当然知道是什么原因,不过zhègè时候却也不好去泼他冷水,所以只能是劝说道:“大王,这马超既然已经识破了,那么即便是如此,我们却也没有损失什么,所以大王就不用再去多想了!”
 
    难得祝融夫人没有去说孟获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,她也知道,说多了,并不是能起到什么好作用。其实在她的想法中,确实,也是希望己方能shèngli的,但是现实却是让她绝对zhègè几乎是不可能,所以她是想让孟获尽早退兵,早回南蛮。
 
    孟获一听,是被感动了一下,心说关键的时候,夫人还是知道心疼我的。不管怎么说,都老夫老妻了,这么多年了,虽说自己怕zhègè夫人,但是夫妻guānxi,夫妻感情却也是没说的。
 
    自己那不是怕自己夫人,那是爱啊,不过其他人就不这么看了。此时他是赶紧点头,“夫人之言甚是,甚是啊!”――
 
    看到孟获zhègè时候已经是不多想了,祝融夫人也就放心多了。虽说自己zhègè大王,缺点确实也不少,但是在南蛮来说,他们那一块儿,确实也是个人物。要不当初自己能嫁给其人吗,所以这虽说自己是强势了点儿,但是这也却是没有bànfǎ的。谁不希望自己夫君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人物呢,自己也一样儿不例外啊。
 
    祝融夫人是没有再多说,反正自己该说的,都已经说过了,其他的,说多了没必要。自己zhègè大王呢,其实也都知道不少,自己也算是点到即止吧,多说无益。
 
    最后孟获是叹了口气,“唉,夫人啊,为夫终究还是小看了那马超!想其人能在大汉诸侯中占据一席之地,却也绝非是泛泛之辈,能让曹操、孙策和刘备几人遣使来求我duifu他,其人确实是不一般啊!”
 
    这回可是真承认马超的厉害了,如果说以前他嘴上不会承认,但是在自己夫人面前,这次他嘴上也承认了――
 
    反正承认也好,是不承认也罢,事实都是摆在眼前的,孟获心里一直都很清楚。
 
    想自己和马超凉州军也战了那么些时日了,可如今回过头来看看,除了在前几日那一日,因为自己夫人伤了崔安,所以己方是占据了优势,然后shèngli了之外,其他的时候都没有占到便宜。甚至之前的决战,还大败了一次,这些可都是事实啊。
 
    孟获心里不想承认,嘴上不承认,但是不管什么情况,事实是事实,人家都知道。所以孟获也都明白,自己在自己夫人面前,还自欺欺人什么呢。
 
    也许在其他人面前,自己还不会如此去说,但是在自己夫人面前,自己是有什么不能说的。
 
    而且孟获也想了,自己夫人之前说得那几番话,其实也并不是没有道理,看来自己还真是,没能真正去正视自己啊,也是小看了马超。不过虽说孟获是有了一丝如此的想法,但是如今他却还是不服马超,zhègè也是肯定的。(未完待续……)
 
 
第一六二章 凉州军再袭敌营
 
    董荼那和孟获也都差不多,他也是认为马超要带兵来了,这之前可都已经兵进十里了。<-》
 
    可结果呢,白日他以为晚上应该能过来,结果晚上,这大半夜都快过去了,马超凉州军是连个鬼影儿都没了。秘密派遣了探马在其大营远处转悠了一会儿,最后回报说,大营是半点儿动静儿都没有。
 
    董荼那一听,是叹了口气,心说难道马超不相信自己?要不怎么如此大好时机,都错过了呢。
 
    他确实是不能理解,马超到底是如何想的。反正在他看来,自己要是遇到这么个机会的话,自己是一定不会放过的。
 
    可自己不会放过,他马超怎么就放过了呢,莫非这里面有什么自己也不知道的东西?还是说……——
 
   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,本来董荼那也不是那种非得去刨根问底儿的人。
 
    至少在马超凉州军的zhègè事儿上,他jiushi如此。而且他此时心说,既然你马超不来,那么我也只能说是遗憾了。如果你来的话,就绝对不会遗憾,你不遗憾,我也不会遗憾啊。
 
    不想了,不想了,是jixu睡觉吧。这他娘的孟获,实在是下狠手啊,真是要了老子半条命了。
 
    被打了之后的董荼那,在临睡觉前。是必须要骂孟获一顿,这才算完,要不他睡不着。要失眠。
 
    董荼那做了个梦,梦见马超终于来了,而且自己和他是里应外合,最后大败南蛮军,活捉了孟获。结果他大笑,就把自己给笑醒了。睁开眼一看,哪有什么马超啊。还是自己在大帐中吗,只是如今已经是白日了——
 
    不过zhègè梦却是让他想到了一件事儿,那jiushi马超虽说没说什么时候过来。但是他也没说就不过来,所以昨日没有来,那么会不会是在今日,要不jiushimingri呢。这不是没有可能的。
 
    zhègè梦却是提醒了董荼那。汉人做事儿没准,他们要干什么,确实不是你所能明白的。
 
    所以,jiushi今日来,也不是不一定。结果董荼那抱着希望等啊等,白天没来,到了晚上,董荼那都已经是不抱着什么大希望了。但却是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,马超终于是带着人马来了。
 
    当董荼那在大营听到了己方营内喊杀声的时候。他要不是蹦不起来的话,他就早就蹦起来了,他是赶紧传令,让己方人马去孟获大营,捉拿孟获。
 
    祝融夫人在旁急切说道:“大王,快带着人马迎战吧,这时候却是让我军有些措手不及啊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可不是吗,昨日自己说是昨日能来,结果众人是紧张了一日。这马超凉州军没来,众人却是都放松了。这今夜他们倒是来了,确实让人措手不及啊。就连自己都这样儿了,就更别说是别人了——
 
    结果听了自己夫人的话后,孟获是赶紧穿戴好,拿着兵器,然后便出了大帐,zhunbèi上马去指挥迎敌。
 
    可他刚出去,就见有几对人马来了,他一看,这不是董荼那的人吗。可他再仔细看,董荼那的人马,却是和他的人马打起来了。
 
    孟获一看,这自己人怎么先打起来了?莫非是中邪了不成?
 
    他是忙大喊道:“自己人打什么,快停手!”
 
    结果根本就没用,他zhègè时候才fǎnying了过来,这董荼那叛变了?要不怎么去解释zhègè,你说他没叛变,没有的话,为何来攻自己人。
 
    孟获是赶紧上了马,然后带着己方士卒去迎战,不过对于追上来的董荼那的人马,他也是半点儿都不客气,直接就开杀。他算是知道了,这董荼那是要抓自己,让自己死啊——
 
    如果不是zhègè时候孟获又看到了凉州军,他要和凉州军大战的话,他zhègè时候都可能去找董荼那,然后先把他给结果了再说。
 
    对于叛徒,孟获可以说是最为痛恨的,所以有人背叛了他,那么其人也没有留下的必要了。
 
    可惜jiushi如今自己实在是没有bànfǎ,顾及不过来他了,只能是先解决完凉州军,然后再说。
 
    马超是亲自带兵,带着崔安、雷铜、孟达、吴氏叔侄、庞柔、王伉和陆逊向南蛮军展开激烈进攻。至于大营,就只留下了黄权一人。是足以应付了。
 
    看着比自己预想得更顺利,而且南蛮军大营此时是更加混乱,马超就知道。董荼那是开始行动了。
 
    对于南蛮军的组成,可以说马超还是很了解的——
 
    如今孟获南蛮军还有七万人多一些,这里自然是孟获占大头,他和孟优一共有三万多人,不到四万。而其他三个洞主,每人都有一万多点儿的人马。所以马超心里清楚,要是董荼那真是用用他们洞的一万多人。全部去反孟获的话,那绝对是够他喝一壶的了,zhègè是必然。
 

欢迎转载北京赛车公式规律-北京赛车冠军公式规律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北京赛车公式规律-北京赛车冠军公式规律 » 白天没来到了晚上董荼那都已经是不抱着什么大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